齐乐 - 演绎群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齐乐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7|回复: 4

[皇城] 【乾元九年八月二十一】【孟章书院→霍邸】【太史瑾洛 高文鹿 霍清婉】探病,唠嗑

[复制链接]

纹银
22 两
铜钱
26235 文
整戏
94 场
散戏
35 场
技艺
219 点
彤史
0 次
活动
0 次
主皮
薛臻
副皮
霍清婉
发表于 2023-1-17 08:23:2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戏录
参与角色: 瑞安公主-太史瑾洛
高家嫡女-高文鹿(瑞安伴读)
霍家嫡长女-霍清婉
剧情总结: -
瑞安公主
八月二十一 辰时 孟章书院
【去御膳房打包了几样新做的糕点给她二人带去。来的尚早,便在门旁的小石墩上歇着。眼瞧着快到点了,却不见人来。等得急时忽而一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,忙挥手招她过来】文鹿!
【这才将包着糕点的纸从小食盒里拿出来,在石桌上摊开,递给她】给你和娆娆打包的糕点,还热乎。你怎么才来,娆娆呢?怎么还不见她来?


高文鹿
八月二十一 辰时 孟章书院
日头渐起,困意倦倦。渐起梳妆上学。昨日新裁的衣裙方才送来,未来得及穿。弯眸高兴着身笑意晏晏,略拣几口早膳匆匆赶去霍府找娆娆,一齐上学。
在霍家等了会,偏生不见娆娆,只听得传话,言暂是有事脱不开身。垂首虽略有失落,也未多想,独往书院。
算着时辰,已是比往常晚了些许。步履急急怕耽误了课程。但闻瑾洛唤声、朝她去。早膳未食多少一番下来早有些饥,举块糕点便入腹充饥。
“呜,瑾洛!你太好啦!你怎么知道、我、我想吃这个啦!!”
一块入腹听她念起娆娆,摆摆脑袋。
“我也不知道…只是方才她家的妈妈传话说她恐要耽搁一会哩!许是有事吧?”


瑞安公主
八月二十一 辰时 孟章书院
【看她吃的起兴,自己也开心。只是见不着娆娆莫名觉得有些不安。听她这般说,一时也没想别的,又转头看向门口,嘟囔着】她能有什么事,别是睡迟了吧……
【倏而瞧见夫子正往这边来,此时上课铃声也响了起来,忙拉拉文鹿的袖子,轻声道】咱们先进班吧,等会下课了再找她。
【进了学堂赶忙坐下,夫子随后而来。虽未误了时辰,夫子讲课也一如既往得引人入胜,可她却总安不下心。下意识瞄了几眼平王,看着倒是与平常没什么两样。】
【几次课间都去她班上和她常去的地方找过,可都没见人。这便知道可能出事了,而且看来事不小,学都不来上了。趁着夫子背过身去,小声与文鹿说道】待会午时一散咱们就去她家看看。


高文鹿
八月二十一 辰时 孟章书院
  嘴里还嚼着糕点无暇说话,心下虽有担忧,也难开言。只跟着点点脑袋嗯嗯几声“应、许是迟了、应、一会便到了吧!”
  今日本到的些许迟,那块糕点还没来得及送入唇边便瞥见夫子进门。悄悄冲瑾洛吐吐舌头,将那块糕点又放进小食盒里,盖好盖子,恐一会娆娆来了,冷了便不好吃啦。
   夫子是顶好的夫子,自己惯来喜欢听他讲课。即使是课前方吃了小甜糕,如今也有些安心不下。课已上了近一半,眼将放学,可娆娆还未来,可是有了什么事?心正担忧闻瑾洛言语,点点脑袋冲她比个“好”的口型。  
    一到散学,同瑾洛匆匆赶至霍府寻娆娆。


霍清婉
八月二十一 巳时 霍邸
沉沉掀开眼皮,原本守在榻边的父母蓦然围了上来,对于二人道过病情(风寒感冒)之后的关心,不顾脑仁抽痛与浑身酸胀,只说没事、还好,而母亲此时则递来一记爆栗,道是看见父亲急匆匆将自己从祠堂抱回,还嚷着叫郎中时吓得不轻,只觉胸口一窒,无限愧疚、无限酸楚在心底掀起惊涛骇浪,将人席卷,少焉又觉脸颊一暖,伸手摸了摸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流了满腔热泪,此时再不肯嘴硬了,一边擦着泪一边抽泣着说什么昨日不该顶嘴之类的话,如此依旧不算完,还替平王美言了几句,二人听过之后相视对望,眼底掠过不少情感,俄顷终是一声长叹,又拉着自己谆谆告诫一番,才慢慢退出屋子。
八月二十一 午时 霍邸
概因方才一场哭得妆残鬓乱,此时倚在榻上,未用什么脂粉,乌发打成一条大辫子垂在身后,也不曾点缀什么明珠、金钗。二人进来时,便是如是一副素净模样,脸上绽开淡淡笑容,“我就知道你俩要来,快坐快坐,听我给你俩细细说来昨儿出了什么事。”

瑞安公主
八月二十一 午时 霍邸
【好不容易捱到了午时散学,散学铃一响,便立马和文鹿一块往霍邸找去。只将采月留在了书院,嘱咐她若是开了课还未回来,便替二人向夫子告假。】
【刚到府上就看见下人们形色匆匆,似是刚忙过一场。拉过人来问,这才知是娆娆晕在了祠堂,巳时才转醒。虽不晓得来龙去脉,但知道人没什么大事便稍稍安心些。因霍伯伯在家,便先去打过招呼,才到娆娆这边来。紧走了几步进屋,见她笑着倚在榻边,才真正松了口气。闻言也不拘着,就近找了个地坐下,给她掖掖被子。】你还笑得出来!
【看着她仍有些苍白的脸色不免心疼,也没多问什么。摆出一副茶馆听说书的架子,将带来的食盒拎起在她眼前转了转。】我和文鹿连吃食都自备了,就等着你的故事作小料了


霍清婉
八月二十一 午时 霍邸
两人一阵手忙脚乱,又是掖被子、又是关窗子的,晕倒后早由郎中开方煎药服下,又盖被渥汗过,此时已无发热,只是头痛体酸而已,靠着榻上玉色夹纱花瓣引枕,笑她俩反应过激:“偶感风寒而已,哪就这么娇气了,有什么笑不出来的。”
又因嘴里发苦、食欲不振,醒来也只是喝了两碗葱白萝卜汤,而食盒内恰巧有碟开胃的藕粉山楂糕,用过一块后,才清一清嗓子与二人娓娓道来:“上回说到霍家女赛马结兄弟,阎王爷起兴拐赤焰,这回是平王府懵懵识风月,昭阳居切切诉肺腑……”三人之间向来是有一说一、毫无掩饰的,便把昨日之事讲得一干二净,其间除了事情原委,也抒发自己意见,譬如“我就不信他太史聿澈是会遵守什么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的人,要真如此,我霍清婉三个字倒过来写!”之类云云,说得口干之时,还要饮几口案头摆着的里木渴水。
注:昭阳居是小霍住的地方

瑞安公主
八月二十一 午时 霍邸
【之前就知道平王捉流萤奉明月的各类花样,因而对他虽仍有微词,但大体上觉得人还不错,便也不作反对。兼为郎才女貌,越看越般配。此时听到他在平王府的所作所为,更是赞许得点点头,评一句】还算知礼。
【源氏对平王向来是惯着的,而且有端王在前顶着,父皇也不太管他。听她说霍伯伯所言又是门阀之说,又是父母之命,对二人笑道】他若真是那样规矩的人,也不会上树了。
【谈及婚嫁,忍不住多说几句。】要我说霍伯伯也是思虑得太多了,这才多久,哪就要到谈婚论嫁这一步了。往大了说,婚事是大事,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。往小了说,那一纸婚书不过是个凭证,既是两心相印,又何须太过在意。况且端王还未婚配,他也不能太早越过他去。
【看了眼文鹿,又看向娆娆,想到二人如今皆有了心之所向,转头看向窗外。目光停在外头的树枝上,悠悠叹口气,作失意状】我算是知道宫里的花为什么不让随意采摘了。


霍清婉
八月二十一 巳时 霍邸
也有些认同瑾洛此番所言,因而点点头,又将被子往下稍微掀一掀,“可不是嘛,如今只是互通心意,我爹就说起什么门当户对了。不过他有此思虑也正常,所谓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,我爹总觉得我不守规矩,先前还吓唬我说要让燕姨去请宫里的老嬷嬷来教我规矩呢。假如、我是说假如噢,我真嫁给了太史聿澈, 不知有多少规矩等着我慢慢儿学呢, 我爹也是真怕我嫁过去受了委屈,不过嘛……我相信太史聿澈不会让我受委屈的。”
因提及端王,少不得多看文鹿几眼,也顺势对着她说道:“文鹿啊,我可要劝你几句。这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虽说端王这人长得是还行,可他这样既不说清、也不挑明的吊着你,算什么本事、又算什么男人呢?这性子,别是随了他爹吧。要我说,世间男子也不只有他端王一个,你才貌双绝、家世又好,可别学那那些不懂变通的酸夫子,非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啊。”
方才一番话皆是有感而发,此时瑾洛又是叹气又是面露失意的,又突然蹦出这么句话,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,因而未置可否,悄悄与文鹿递了个眼色。

高文鹿
八月二十一 巳时 霍邸
   方见娆娆如此,一面暗自窃语霍伯伯下手也过于重了些,一面又是心疼她现在模样。坐她沿边听她道来。虽懵懵懂懂,大抵也听出来跟平王是脱不开干系的。
   大家同窗一场,也略知一些他心性。况与娆娆如此闺情,若她不会教娆娆不开心,自己倒觉得、其余都是妄谈罢。
   “娆娆,此事许是霍伯伯想的过于久远了,若你同平王一块儿可以开心,管他什么媒妁父母言,又或是什么门当户对呢!”歪歪脑袋一时也难想出什么计策,自己如今、虽也算得有心许,可这等场面到底还是少有经历。
   “如果、如果下次,你就来我家住!”
   听他二人话音又转回端王,没由得一滞,前些日子那场宴过后,比自己出色漂亮的姐姐也见了不少。依瑾洛上次所言,他定然对自己无意吧。有些怯懦,平生头一次思考自己一腔孤勇的事还该不该再继续下去。可端王他、待人向来不错,又生的好,学业也顶尖的…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吗。
   向她二人点点头,“我、我知晓啦!”
“瑾洛,你这话儿从哪说来?”收了收方才情绪,二指覆酒窝处给她扮个笑脸“呐,不要叹气嘛。笑一笑——笑一笑。”


瑞安公主
八月二十一 午时 霍邸
【知他二人皆是明礼而不为其所缚,至于那些繁冗的规矩,她这般聪颖,自是一学就会,只看她乐不乐意,因而并未多论几句。只是在听她说起姨母时,眉眼弯了弯】姨母才不会管你这些规矩事儿呢!
【被一句“算什么男人”惹得发笑,赞她话糙理不糙,频频点头】你呀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才会把他当块宝。
【看着文鹿的可爱模样,破颜一笑。本就是句逗着玩的,看她们似有不解,便顺着文鹿的话编了故事来说,声情并茂】你们想啊,花园中若是有那么殷殷情深的三枝花,朝濯露,夕承风,同沐日月,脉脉相通。然而待开花之日,一枝被个风流小鬼捧着瓷瓶来摘了去,一枝被那在窗边读书的书生多看几眼便把魂落那了。如此这般下去,过不了几个月,剩下那一枝就只能对着身边两只花留下的空枝暗自嗟叹了。【说着说着反倒真勾起些难过的心绪,忙将伤心的苗头灭了,笑着补一句】能留两枝空枝都算是那俩折花贼良心未泯了!


霍清婉
八月二十一 午时 霍邸
肘搭引枕,手支下巴,对文鹿抛了个眼神,笑着付以一句:“那可不,人生在世不如意,自取我乐是王道!下回我就上你屋里睡去,我爹总不好上你家逮我。”
因认同瑾洛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这话,也随之点了点头,待将后话听了个全,屋子里就有一瞬缄默。当年瑾洛和亲的旨意下来时,自己就没少指着她那位父亲鼻子骂(姐妹三个关起门来骂的哈),虽说近来和亲事宜暂缓,可此事也难有转圜余地。此时怕她真伤心起来,抬眼而去,端看她笑色动人,便从薄被里伸出手来,又将两人的手拉起,实实在在地弯开了眼,笑着宽慰道:“这话说的,难不成我会为了臭男人,就弃姐妹于不顾?你也太看不起我霍清婉了吧!”
及至三人又闹又嗔的说了个遍,小奴叩门来禀外间饭已备好,才回神正色。

高文鹿
八月二十一日 午时 霍府
   抬手撑颊未多作言语,看看娆娆又看看瑾洛,只认真听着她二人言语。听瑾洛话语,倒真真想着御花园那些个名贵花品,谁摘了哪一枝、又是何人多看了哪朵花一眼?自脑海中过了一遍自觉难分伯仲,御花园的花那定是朵朵上乘!尔后才明白,这、这是瑾洛以花作比自己同她与娆娆吧。
   脸莫名生烫,偷偷红了耳垂,暗道自己是否也太笨了些。轻拍双颊好断了方才自己那番思绪。也不管是否真真听懂了瑾洛一番话,就点头附和。总之,此刻点头也断不会是错的罢。
   “当然啦,快乐才最重要嘛!”
   察觉出瑾洛的失意,也不由得念起当年和亲的那道旨意,心中也是一阵难过。瑾洛的父皇当真愿将她送去和亲,即使她不愿这种事,虽自己从始至今都还信有回旋余地,可是自己最无法信得是,亲生父亲何故置女儿如此呢。
   自己无法想通。若皇家儿女个个如此,那、那、。咬唇鼓腮到底没做言语,只顾自个遐想堵气。没由得又念起端王,是否他日后也会遵循圣上和娘娘的意思,娶一位即使他不喜欢的姑娘呢?思此便觉心头一阵苦闷,至少现在自己没想过这段喜欢可以有一个好结果吧。
   敛了思绪忙转移话题,冲她二人吐吐舌头又指肚腹“饿啦饿啦!娆娆,有阵子没来蹭饭了,快些让我瞧瞧,你家厨子的手艺有没有进步!!”


蝴蝶结
可惜一溪风月,莫教踏碎琼瑶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纹银
92275 两
铜钱
517619 文
发表于 2023-1-17 13:22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已发活动积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纹银
92275 两
铜钱
517619 文
发表于 2023-1-17 13:22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报备戏录,打卡人:霍、高、瑞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纹银
345 两
铜钱
87135 文
整戏
247 场
散戏
62 场
技艺
461 点
彤史
0 次
活动
3 次
主皮
燕霁
副皮
苗萝
发表于 2023-1-23 21:42:4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高文鹿:6
霍清婉:6.9
瑞安:7

高文鹿的第一场戏,可能需要再好好揣摩下这个角色,虽然是个半自拟,但往后可以在这个角色上多加一份沉稳,以及一份聪慧,因为伴读都是万里挑一的,若是个有些二傻子的大小姐,大概率是不会被选中为伴读的,并且作为伴读,涉及各种家族关系,权力斗争,伴读还需要在中间斡旋。
另外伴读受到的教育是与公主是一样的,若是别的世家小姐这样说的通,伴读不应该,毕竟大家的年纪不小啦,不是10岁左右的孩子,高文鹿这个角色早就及笄,并且未婚配,除了家族给了挡了亲事外,你应该也是一个有主见的丫头。
加油,好好磨,因为没有设定怕【皮设性格,但可以从家族设定上看看这张皮贴不贴大背景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铜钱 +200 收起 理由
国师 + 200 评戏员辛苦了,200文奉上(有评)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纹银
92275 两
铜钱
517619 文
发表于 2023-1-23 22:24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戏录已处理(积分已发、图标已勾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齐乐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无图版|齐乐(小齐日记本) ( 蜀ICP备2022023193号

GMT+8, 2023-2-5 12:55 , Processed in 1.234375 second(s), 26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